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ivanwang

ivanwang 2009.04.22

  • 26980
  • 18
  • 0

  第512期的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很有意思,不但大篇幅的介绍Google earth和Second Life这俩很时髦的产品,还有关于David Gelernter所预言的镜像世界 — 终极形态互联网。文章都不错,对其中一位署名 “陈赛”的记者印象异常深刻,学识太渊博了,找了下他写的其它文章,水平都极高。在他在文章里提到了《雪崩》,我特别喜欢的一部科幻小说。

  大三的时候热心编程和胡思乱想,《雪崩》就是那儿由一有着强悍想像力和编程天赋的孩子郑重推荐给我的。只找着了英文版,虽啃得艰难,但越来越喜欢并觉得有意思。可惜大四临近毕业整天为重修奔波,小说整个看得支离破碎。后来看到台湾有出版繁体的,但一直没机会买得到。不过没好,书虽然没看完,但故事梗概还是了解的。

  《雪崩》是一部科/奇幻小说,里边的主人公,叫Hiro。最近神经质&很扯的美剧《英雄》里那个可以控制时间穿越空间的日本人,也是取得这名儿。在小说的设定里,美国社会彻底公司化,美国政府已经垮台,政府经商沦为二流企业,为大财团大公司跑龙套,昏(最近在看《货币战争》,很震撼,观念冲击很大。听到财团和银行家很敏感)。Hiro有两个身份,在现实生活里,整天骑一小摩托给,黑手党送披萨饼,要保证每次在半小时内送到。另外在叫Metaverse,一个有1亿多人口、巨大的虚拟城市里,Hiro是个牛B闪闪的黑客。那里人们是以Avatar的身份登录,生活、娱乐和交易。后来Metaverse出现了一种致命的雪崩病毒,很多黑客在和病毒的较量中挂掉了,病毒继续妖娆地肆虐,在威胁到Metaverse本身时,Hiro出手了,很华丽的咔咔咔……然后病毒就死了。Hiro成了拯救Metaversa的英雄。
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  整个情节是不是和《黑客帝国》有些类似?沃卓斯基曾声称这部小说给了他们极大的创作灵感,呵呵。

  《雪崩》的作者是Neal Stephenson,大师级人物。早期是程序员,很了解黑客的生活。后来写小说,因《雪崩》一炮而红,也出了很多描写虚似世界的科幻小说,像写纳米技术的《钻石年代》,写数据密码、融合了历史和科技惊险要素的《编码宝典》,2003年推出《巴洛克记》,共三卷,都是大部头的极品,每一部都弥漫着思想的火花,熠熠生辉。Stephenson虽然是写小说的,但在IT界却有着宗师一般的地位。1999年《明代》周刊评选50位当今技术创新的数字英雄时,40岁的Stephenson入选其中。《时代》给他的评语是“自从发表了小说《雪崩》之后,他塑造了一批网络英雄。这一年,Stephenson以一本洋洋洒洒、亦真亦幻、长达1000多页的杰作闯入网络创作的主流。”

  还有两个很流行的软件,你熟悉的:一个是Google Earth,另一个Second Life。这两个软件就是以《雪崩》为蓝本构建的。Second Life的创始人Philip Rosedale说他当年看到《雪崩》时,寝食难安,脑子里整天有这么一个世界在绕梁盘旋。说实话,高中看到《黑客帝国》时,我也想象有这么一个虚拟世界来着。呵呵,不同的是,Rosedale实现了他的梦想,创造出了Second Life。-.-~!! Second Life和Metaverse很像了,人们能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不光是控制这个Avatar跑来跑去,你可以在这里工作,生活,这里有你的朋友,有你的敌人,寄托了很多现实中无法企及的理想和情感,久了你就舍不得离开。Second Life吸引我的地方不是大公司们如何在它里边跑马圈地,从而带动起来多大规模的虚拟经济,而是对真实世界的模拟和改造,这种强大的创造力散发出的气息很让我着迷。
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  再来看看Google Earth。如果拿书作比喻的话,Second Life像是一本虚构的小说,而Google Earth像则是纪实文学。尽管目前Google Earth对地球信息的收集还停留在表面,但它真实性的魅力无法让人抗拒。

  《雪崩》对地球是这样描述的:“像一个蓝球般大小的球体,地球上的一切都在里面,细节完美,与Hiro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,但感觉就像从海南岛俯视赤道。这玩意Hiro听说过,是高科技公司CIC的一款软件,叫地球。CIC用来跟踪空间信息,通过它你能看到所有的地图、气候数据、建筑计划、卫星监视等等。”

  和Google Earth和相像是吧?打开Google Earth,看左下角好个名为“图层”的模块,就能了解到各个区域的名称和边界,气候情况,和3D建筑,周围的酒吧、加油站和咖啡馆,甚至你可以通过“街景视图”看看那里的全景图,这样就不怕开车过去认不出来你要找的邮局究竟是什么样了。

  “图层”是Google Earth中最伟大的发明。如果只有卫星图片,那Google Earth仅仅就是一单纯的三维地理软件而已,而“图层”使得Google Earth具备了百科全书的特质。Google真聪明,在搭建好了基础的地理信息框架后,将信息层的API开放给了所有人,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来帮Google Earth添砖加瓦:新闻、历史、自然环境、学校简介、人口统计等等。SketchUp是Google收购的一款3D软件。现在Google Earth大城市中所能看到3D的建筑模型,没几个是Google自己的工程师弄的,全是来自网友用SketchUp制作的,而且纹理和贴图都特别精细。在5.0 中,有一个叫“美国大屠杀纪念”的图层,标出了达尔富地区1600多个被毁灭的村庄。放大后能清楚地看到已成废墟的村庄、幸存者的证词和很多恐怖的照片。
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  Google是一家有着远大目标的公司,它的头儿Eric Schmidt曾说,Google要用300年时间来组织这个世界的所有信息。而Google Earth只是其中一款、收集和展示一切具有地理元素信息的产品而已。纵观Google的整个产品线:每年扫描1000万本书和杂志的Google图书馆、Gmail收集以书信为载体的信息、Docs将电脑中的文件搬上了网络、存放人类高度智慧结晶的程序源码Code等等,Google每款产品无一例外地在向收集世界信息的目标靠拢。

  互联网上每天会增加12.8万Blog,每分钟Youtube的视频上传量为13小时,每分钟Flickr上增加4000多张照片。全世界的信息在以每年66%的速度在增长,按这样的速度,10年以后,MP4里能存下的视频有45年之长,一辈子也看不完了。加上极速发展的无线传感技术,手机、带WIFI的相机、以被装在每个角落的摄像头,在不知不觉中,记录着我们的声音、表情、兴趣、心跳、睡眠时长和我们生命中的各个瞬间,我们的真实生活正在迅速的数据化,而这其中的技术,在未来还会更加的普及和廉价化。
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  David Gelernter是耶鲁的计算机教授。99年出版了一本名字特长的著作《镜像世界:当软件将整个宇宙装到鞋盒里的那天,会发生什么?意味着什么?》,其中描绘了当我们将整个世界、整个人生数据化后的虚拟世界,并将预言这将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。

  镜像世界的互联网确实很有吸引力。正如现实中,一个人的阅历和经验越丰富,思考的东西就越多,也就越有想像力、越能描绘周围的世界。得益于虚拟世界的存在,我们能更加精准地了解到这个世界每个角落的细节,不仅是空间纬度上,还包括时间维度上的。正如Eric Schmidt说的:“通过Google Earth,人们可以全新的认识这个世界。”追随丝绸之路的足迹,仰望埃菲尔铁塔之余,我们还能看到50亿光年之外的星空,而在转瞬间,摆在面前的又是不堪温室效应重负、全部浸泡在海水中的地球。整个世界的历史和未来,都可以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。试想有了开阔的视野,我们的想象力会膨胀成什么样,伴随着想象的成长,必将催生出无比强大的创造力。
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  镜像世界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帮助我们以更高的视角看待问题。越是复杂的事情,越是需要从更高的角度来看。这不仅是出于理性的需要,更是情感的驱使。想想你可以将任何东西玩弄于股掌、从至高点俯视它的时候,会是怎样一种满足感。当虚拟世界能提供给我们所有层面的信息时,我们就能从高处俯视这个世界。比如我们可以在最高层面可以看到世界各大洲和海洋的分布、环境污染的情况、人口膨胀程度、经济发展指数等,接着向下,可以看到某个国家的资料,比如中国、美国、冰岛。再深入下去,我们看到中国各级城市的信息、民族分布、国民生产总值。继续拉进一层来到深圳,我们找得到南山的所有医院、需要办理身份证时最近的公安局、深大的操场。然后看看飞亚达,除了发现在楼顶两个偷偷约会的孩子之外,还可以知道这栋楼的建造年限,到目前为止共进驻过几家公司,甚至哪个楼层茶水间的咖啡机是满的。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按照这样的结构来组织,我们能找到全部的细节,或者相互切换,看看细节和整体的关系。

  如果只是信息的收集和组织,那镜像世界也就没什么意思了,配套的人工智能也应足够强大。当掌握了我们足够丰富的资料后,虚拟世界的计算机可能会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。像黑洞一样将现实世界的一切源源不断的吸引之后,计算机就能知道我是谁,在哪里上的学,去过哪些地方,有哪些个朋友,对什么感兴趣。一旦掌握了这些信息的规律和意义,计算机就能理解我们,并影响和对我们作出预言。就像Google的创始人Larry Page对Google的定位:“它的终极目的就是创造出一个工人智能来,它知道你想要什么,并总是给出准确的答案。”这将最终改变我们对信息的获取方式:现在我们更多的通过资讯网站和搜索引擎寻找信息。在将来,计算机更像是秘书,为我们收集、保存和组织信息,尤其是处理很多机械、重复的例行公事和需要和官僚机构打交道事情,比如续签港澳通行证、填写人口调查统计表、入职申请等等,都可以让计算机帮忙来做,计算机的形象载体很可能就是Avatar,比如QQShow,或Q宠。现在我们是通过搜索引擎“寻找”信息,将来是通过Avatar“接收”信息。“寻找”和“接收”是两者方式上的最大区别。

  在信息获取方式上,终极形态的互联网还有一很大特点,就是权威地位将接受挑战,个性化需求将被放大和满足。在虚拟世界中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兴趣,不可能只通过一个产品或一种途径满足所有人。现在我们有门户网站,但门户网站的编辑是没法让每个人都喜欢看他们挑选出来的内容,这种趋势现在就已经很明显了。图书馆通常采杜威十进制分类法来存放书籍,超市按商品用途、产地、保存方式等原则来进行分类上架,windows采用树型结构来组织信息(在新版的Windows7中引入的“库”的概念,全新文件存储方式WinFS初窥一斑),还有很多这类用处理物理世界的方式来处理精神世界的例子。限于技术的缺憾,现实世界无法支持按我们感知、理解和记忆事物的方式来组织和寻找信息,而是被硬生生套上了物理限制的枷锁。我们在现实中要将相机上架,必须是放将它摆在某个货架上。而在虚拟世界中的上架,则是按我们的认知给相机贴上不同属性的标签,便于我们可以随意通过任何的方式去寻找而非拘泥于一种。当技术越来越先进、信息爆发式增长时,传统的媒体,电视、杂志、报纸、广播,所有这些由导演和编辑推送而来的内容越来越难满足每个人的需要。说到底,每个人最关心的始终是自己,都从自己关心的地方来延伸对这个世界的关心。我们在facebook上构建自己的人际关系链、在豆瓣上寻找和自己一样喜欢看某部电影的人、用RSS订阅自己感兴趣的话题,再看土豆是如何煞费苦心的去猜测用户可能会喜欢看什么。这一切都在表明,我们在大踏步的向个性化的趋势前进。其实IT和其它领域一样,在批量的生产足具规模、技术足够先进、竞争足够激烈时,满足个性化需求则是必然发展方向。所以我们肯定不能指望用一款QQ就能满足中国数亿人的沟通需求、不能指望包融所有人的QQ大社区不用再发展细分市场,更不能指望QQ音乐推荐的排行榜能对每个人的胃口。
终极形态的互联网

  现在,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隔阂越来越小,而且每天我们都可以感受这种趋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前发展。就目前而言,虚拟世界给我们的体验确实还很肤浅,但长远来看,镜像世界终将带领我们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,不是代替现实世界,而是将其更丰富,让我们的生命体验更多姿多彩~~

 

参考资料:

  《雪崩》英文版
  《镜像世界:当软件将整个宇宙装到鞋盒里的那天,会发生什么?意味着什么?》David Gelernter著
  《三联生活周刊》第512期
  终极互联网时代—互联网进化历程
  《迈克鲁汉与虚拟世界》 Christopher Horrocks著 猫头鹰出版社
  WINFS文件格式系统
  图书馆杜威十进制分类法
  《先锋时报:虚拟的世界、真实的忧伤》
  Google Earth与Second life:虚拟世界的真实
  超市商品分类的原则

感谢你的阅读,本文出自 Tencent CDC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,谢谢合作。
格式为:Tencent CDC(https://cdc.tencent.com/2009/04/22/终极形态的互联网/

返回顶部
返回顶部